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把家里老大和老幺凑一对了x

妄为:

好了,晓得了(望天)……

撷云织羽:

码一个,以及,@开膛破肚 

有鸟居丹穴:

红叽叽:

马住!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呜呜呜呜呜呜呜沉迷顾大帅盛世美颜,我画不出来噫呜呜噫……手头连笔都没有随手扯的油笔

好久没更老福特了,爬上来用儿子混更

这只凶巴巴的竞日兔正在预备众生咩

周流星位:

饮水冰:




挺早时候我看过魔道祖师,当时有个妹子基于我看过魔道祖师而且是布袋戏观众的双重身份,让我判断有没有融梗,我对了一遍,说没关注过作者,不过猜她应该看过霹雳。妹子说是,我说那其实有的地名稍微避嫌比较好——不过不避嫌也无所谓,魔道祖师这个程度远远够不上抄袭,融梗借鉴也嫌太散——不然古风圈一票传唱到原曲网易云底下都在刷翻唱歌名的古风歌,某些古风耽美(尤其是龙剑既视感人设)的古风文,都没法说。我一直认为这是文艺作品里正常的借鉴致敬灵感来源,不赞同挂,认为证据不足,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后续也不知道了。




然后我今天就被大半夜转了这位原耽作者的微博,一时之间竟然看懵了。




扇霹雳粉巴掌?碰瓷?




是我眼界太窄了还是观众口味变了,霹雳布袋戏剧情现在哪怕不好,高峰时期的剧情精彩程度足够吊打三个魔道祖师——我就是实名说这个!




我们圈冷人少,我们剧集太长,隔几部就是隔山,我们闽南语不好入门,我们木偶戏的表达方式自带门槛,我们剧情有高峰低谷,低谷时观众就出坑,等好了再回来,都是常事。可出坑回踩骂碰瓷的,怎么不把那些人名地名吐出来!




粉丝掐架我会嘀咕一句要作者管好粉,但我不当正经黑点的,每个人都是个体了,作者管天管地管不到每个人。但是作者自己在公告里这么讲,我就真没话说了。




捡软柿子捏是吧?那我也说一句,反正也不是魔道祖师粉,之前没黑过,之后也不会黑。但是我也不想再看到这本书和作者出现在我的首页上了。




就这样吧。


第二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昨天,有人在时间城周围发现一堆粘血的狗毛,旁边还有几根断掉的像树枝似的头冠,经专业人士鉴定,初步判断应当是北狗最光阴与暴雨心奴留下的,据此案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起因口音问题而引发的血案,接下来让我们来连线案发现场的记者。

记者:大家好,我是霹雳搞事新闻联播的记者xx,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呢是昨日发生血案的地方,有目击者称这次发生的血案只是因为口音问题而发生的,接下来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目击者。

下戏没事干帮绮罗生遛狗的一留衣:昨天我去时间城找绮罗生,被他拜托遛狗,没想到牵着狗刚出时间城就碰上了暴雨和老狗,两个人正在吵架,因为隔的远所以只隐约听见两句,一个在喊“九千胜大人是我姨”,另一个让他叫姨夫,吵着吵着他俩就打起来了,我又回时间城叫了绮罗生出来,没想到他俩打的更厉害了,后来绮罗生看不下去出手去拦,结果三个人越打越凶到现在还没打完……

忽的一道刀光闪过,摄影机报废,采访中断,暂停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