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欢

主金光,产雷专业户,小学文笔,儿童画画,慎fo

以前,我以为你只对日我空间感兴趣,如今我看清了,你是连我老福特都不放过要日一遍的那种人 @修罗架势EX

第七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单身派对)

呼吸:

光棍节特别节目哦!




讲文明树新风:







11.11 fffff团开🔥啦




🔥【默缺】by 爱妻模范
http://aiqimofan.lofter.com/post/1f11d1a7_116ae631

🔥【杏默杏】by 爱妻模范
http://aiqimofan.lofter.com/post/1f11d1a7_116a5ad1

🔥【琴锦】by 爱妻模范
http://aiqimofan.lofter.com/post/1f11d1a7_116cf4d4

🔥【独万】by AL-JM.
http://aljm15937.lofter.com/post/1ef87310_116e6104

🔥【温剑】by 赤羽
http://chiyu915.lofter.com/post/1ed2d72f_117666cc

🔥【琴墨】by 呼吸
http://wudihuzi.lofter.com/post/1d680413_117ebe71

🔥【恨网】by 啾结
http://zhaer259.lofter.com/post/1d6babc2_118bd791

🔥【空网】by 鸭子
http://1403352589.lofter.com/post/1e653d1c_11877a61

🔥【温赤】by 叶澈暄
http://yechexuan.lofter.com/post/1e4e17a2_118d5e13

🔥【默杏】by 97凤梨
http://zuiaiqingwawangzi.lofter.com/post/1eda2ecd_118c4d27

🔥【藏史】by 归云仙客
http://2681351043.lofter.com/post/3ba4d4_118f6623

🔥【紊玲】by 子规
http://xueketaxue.lofter.com/post/1ea15f24_1196bb6c

🔥【月花】by 漠漠
http://dimlightofnight.lofter.com/post/296376_11960f09

🔥【雁默】by 立体几何
http://missran-gzg.lofter.com/post/332b5b_119620f2

🔥【异华】by 不动参商
http://sanyuehan.lofter.com/post/1e6e9c89_1191e916

🔥【藏史】by 此生不待
http://2681351043.lofter.com/post/3ba4d4_118f6623

🔥【苍榕】by 果冻
http://xiayingluo123.lofter.com/post/1d4decec_1196c6a8

🔥【万聆】by 安之若夙
http://anzhi944.lofter.com/post/1d089737_1197413d

🔥【空网】by hauze
http://hauze.lofter.com/post/1ea83d1c_1196f1dd

🔥【温天】by 巫咸大人
http://ay4869520.lofter.com/post/1d4244e3_119770a9






PS:


热度什么的都是🙃🙃1111大家要233的嘛😘






.


一个单夸与千雪再见的小片段

#千竞千无差#

退隐后的单夸刚挖完参斜靠着门扉,手边一个棋盘,手里拈着棋子摩挲,专注的神情与当年叱咤的竞王无二,太过注意棋中奥妙,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千雪。
恍惚再见“救命”恩人单夸,却已心知单夸便是皇叔竞日孤鸣,心中百味陈杂,在单夸的小院外静静注视着他下棋,这一站便是一天,直至夕阳西下,光线昏暗,单夸已看不清棋盘准备收拾残局,起身蓦然抬眸,四目相对时,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阁下……”单夸方才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说,拾掇了残局将棋盘收起,低声喃了句,“竟是无意间入了死局,无解啊…”
千雪越过篱笆入了院子,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脱口而出一句“皇叔!”原来,再唤一声皇叔并没有想象中难。
“在下并非是王爷的皇叔,”单夸回过身,印入千雪眼中的面容早已不是当年那张总是带笑的如玉面庞,夹杂着几分沧桑与寂寥,“王爷的皇叔,叛贼竞日孤鸣,早已伏诛,不是吗。”这并非是问的语气,单夸说的时候是那般平缓,再仔细咀嚼那话中意味还有些自嘲讽刺以及深深的无奈。
“你…”千雪刚刚抬起的手又垂了下来,如今他与这个人之间距离越来越大,他早已抓不住那个人。不对…他和这人之间,永远都有一条鸿沟,跨越不了,他进不了他的心,也从未看清过他。
这人,仿佛永远都带着一副面具,拒人千里之外,明明看起来温文尔雅一副温柔模样却总是将自己藏起来。藏?!千雪忽然顿悟了些什么,他是没有心机温和王叔聪明,但是却比温皇与竞王多了颗善解人的心。
见千雪沉默,单夸抱着棋盘准备进屋,忽的,被一股力量牵制跨不动一步,回头,衣角被千雪扯住,那双湛蓝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仿佛可以看进他内心一般,没来由的,单夸的心跳蓦然漏了半拍,眼前只剩下这双眸子。
“皇叔,你究竟,还想要躲到什么时候…才肯摘下那副面具…”

千竞三十题「三」

有生之年不知道写不写的完
ooc

7.醉酒
幼时
小时候好奇心重,什么都想尝试,拽着自家小叔溜进酒窖偷喝这种事千雪已经干了不下几十次,每次都喝的醉醺醺的被竞日拖回去,醉了酒的千雪倒是乖巧极了,安静的趴在竞日怀里,偶尔小声嘟囔几句醉话也是含糊不清,咂咂嘴又睡了过去。
成年
“王叔,再来一次?”趴在竞日身上的千雪一身浓郁的酒气,喝了酒仿佛胆子也大了许多,折腾到半夜也不肯放过已经浑身无力软成一滩的竞日,身下的动作丝毫不减力度,粗重的喘息与断续的呻吟染了一室暧昧,又是一夜无眠。

8.喜欢你
幼时
那时候的千雪分明还是稚嫩的小小一只,却一本正经信誓旦旦的拉着竞日的手向他表白:“我喜欢王叔,以后王叔做我的娘子好不好?”惹得众人哄堂大笑只做童言无忌没人放在心上,无人注意之时竞日揉着千雪的头发应了一声:“好。”
成年
“王叔,我喜欢你,给我好不好?”千雪从背后揽着那人,下颌抵在竞日颈窝,身下那物抵在竞日胯间磨蹭,脸涨得通红。
“小王可以拒绝吗。”
“自然,不能。”
又是一夜颠鸾倒凤,一室靡靡。

9.牵手
幼时
苗宫后花园里有一条石子路,每到阴雨天总会变得泥泞,可千雪回自己寝宫时总要经过那条路,每次快要摔倒时总有在他身旁的竞日一把拉住他牵着他回去,石子再滑,只要牵住身边这个人就不会摔倒,这是千雪一直坚信的。
成年
垂垂老矣的两人已经不想去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刺激事情了,每日傍晚的时候一起牵着手在家门口那条小溪边散散步,或是一起躺在藤椅上吹吹风,这样的平凡小日子已经足矣。

叶有钱:

希望大家捧个场٩(•̤̀ᵕ•̤́๑)

渡苍:

预售开始啦!!谢谢各位的期待!!【并没有好吗

金光同人本

开本B5

价格50【8w字左右】

作者—白树

画师:德纸  @德纸 

cp苍竞

本子送贴纸跟明信片

前五名预定者送神秘无料【PS本子是不可描述咳咳咳】

金光布袋戏

默欲无料本—《锦鲤大战抹茶怪》

开本b5

cp默苍离x欲星移

领取方式:回答摊主问题即可get√

预售 金光 苗疆三杰  琉璃树师徒 欲星移钥匙扣/立牌

史家海豹冰箱贴

无情葬月挂件

俏如来盒装立牌

德扎无料挂件

https://shop534433263.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TlW6iL

稳住不要慌,一个一个来!

包包包子铺!:

早上起来一脸懵逼,wtf,连小编我自己都收到了通知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我是谁?我在哪?


喂喂!!我是小编啊!!!为啥我的文章也封了???明明都充满正能量好不好???


这一定是bug对不对,快告诉我对不对@开发哥哥






注意!!以下是解封流程


↓↓↓↓↓↓↓↓↓↓↓


大家收到了通知,先别慌,按照我的提示来:


1.深呼吸


2.反思一下内容是否有开车、涉及政治敏感信息,如果有,建议先自己修改


3.如果文章内容完全没问题,参考这个教程,找到自己的文章(注意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点击编辑然后发布,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得到解放


4.如果编辑后还是无法解封,或者实在太多,懒得一个一个处理。可以在这篇文章下留言给我。格式:求解+1,求解+2,。。。。求解+10086




我会整理后在今天帮大家统一反馈,如果太多可能会拖到明天


再次感谢大家的反馈(撒泼打滚比个心)






(为了保障每个用户问题都得到完善的解决,不是申请解封的评论,我会先删除一下哈~~不然一大波涌来,可能会比较难筛选)

给小祖宗做了手串,感觉还不错

千竞三十题「二」

4.穿错衣
幼时
小时候的千雪喜欢拽着苍狼去北竞王府躲苗王的训斥,次日清晨苗王来抓人的时候,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千雪被竞日叫醒时听见消息便看都不看抓起外衣就跑,而跑到一半清醒时十有八九会发现自己拿的是竞日的里衣。
成年
“靠北哦,这衣服怎么这么难穿!”正炸毛的千雪被人拽了拽衣角,回过头是裸着上身趴在床上冲他笑着的竞日,看着这一幕蓦然便红了脸,回过神某人竟趴在他肩上咬了他耳垂,“小千雪,你又穿错小王的衣服了。”

5.相拥入眠
幼时
有一段时间的千雪总会做噩梦,御医开了安神的药,大祭司驱邪数次,皆不起效,却是偶然间被竞日搂着的千雪不知不觉睡过去,竟是一夜好梦再没有被半夜惊醒,故而每每做了噩梦都要去找小叔却被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成年
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竞日躺在千雪怀里睡去,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千雪不禁感慨这人分明比他大了好几岁却看着比他还年轻,在竞日额角落下一吻:“晚安,王叔,没有人能伤害你了,有我在…”

6.结发
幼时
不懂事的时候千雪是喜欢恶作剧的,比如趁他小叔午睡的时候偷偷给小叔编女孩子家的辫子,而他的理由就是:“小叔那么好看,偶尔编几根女孩家的小辫子也好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趁着竞日午睡时给竞日编小辫的千雪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也给编了进去,最后几股头发缠在一起纠缠不清只好剪下丢掉。
成年
并不被皇室看好的地下恋情,那两人却自得其乐,虽说是叔侄恋,竞日仗着自己好看生生比千雪还显得年轻了些许,退隐后的两人小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偶尔有些小插曲也只当添个乐子。他们也是拜过堂,成过亲的,黑棕色的发丝参杂着几缕红棕色的发,短短的一小束结发被竞日收在锦盒里压在枕下,那是他们拜堂那天千雪说要学学中原那边的习俗,结发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