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十里春风不如你

赤羽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温皇的身体越来越差,现在更是差到坐起身都十分困难。榻上昏睡的人还是如初见般带着一股子慵懒但却添了一丝病态,一头蓝到发黑的发丝开始有了白发,静静看着那人,赤羽不由开始回忆。
那一年温皇作为交换生到东瀛进修,虽是同一学校不同系的学生但阴差阳错的,他们成为了室友。犹记得他去车站接温皇的时候,正值樱花烂漫的时节,微风扬起花雨纷飞也带起了那人的发丝,交织成一副水墨画。可初见的惊艳不代表会和睦相处,向来风风火火说做就做绝不拖拉的赤羽和温温吞吞干什么都透着懒散的温皇起初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同一宿舍之内全天弥漫着低气压和两人尖锐的交锋,到后来实在受不了的月牙泪和宫本总司在校外合租了房子从温赤二人的宿舍搬了出去。
就这样一直到温皇回到苗疆二人再无联系,赤羽本以为会就此画下句点,同这个让他厌恶之人永别,可命运就是如此奇妙,再一次将两人捆绑在一起。当赤羽在炎魔幻十郎的西剑流努力奋斗到总经理之位并兢兢业业更加努力的时候,西剑流莫名空降了一位与他并肩的人——神蛊温皇。
“信~”
一声拉长尾音的慵懒声音打断了赤羽的回忆,怀里突然多出来的一颗毛茸茸的头乱拱着骚扰,赤羽不由无奈,帮他拿了外衣穿好,又报复性的好一顿揉捏蹂躏,说是蹂躏,实则是为温皇按摩以免卧榻太久导致肌肉萎缩。
“你啊…早就说了让你多运动,你就是懒,现在好了,直接瘫了…”嘴里碎碎念着,可手下的动作也没停下片刻。
“吾可是每日都有运动的啊,这一点,赤羽大人不也深刻体会过?”带着笑意的调侃,惹得赤羽恼羞成怒随手抓了枕头要砸,想起这人好歹是个病患只得强忍怒火瞪他,若眼神可以杀人,温皇此时怕是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赤羽拂袖离开去为温皇煎药,徒留温皇一人在空荡的房间,看着赤羽的背影,温皇唇角的弧度愈来愈大。这么多年过去,这人刀子嘴豆腐心的毛病还是没改过,依旧那么温柔。
那年与赤羽同在西剑流共事的时候,温皇也曾生过一场大病,那时候的赤羽嘴里总念叨着让温皇这个拖累早点死掉最省心,却依旧照顾入微,连喝药时的水的温度都是试过之后才让温皇饮下。也是那时两人才渐渐察觉到对彼此的心意,但谁也不肯承认,不仅是因为双方都是男子道义不容,更因为敌对太久两人都憋着一口气不肯先认输。
那年的情人节正逢假日,百无聊赖的温皇破天荒的肯起身走动在街上晃荡,正巧撞上被伊织强行放假无事可做的赤羽,两人沉默着并肩走了一路,也不知是谁先牵上谁的手就那样在街上没有目的的走着,恍然产生能这样走一生的错觉。
给温皇喂完药,看他又昏昏沉沉睡过去,赤羽伏在榻边,伸手为温皇理了额角的碎发,静静看着温皇的睡颜莫名的心安让连日的倦意战胜了清醒。赤羽沉沉睡去,梦里是初见时,那人倚着樱树唇边的笑暖了整颗心。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