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无题

前情提要一下,大概就是藏爹和明月姐刚决裂的时候,然后藏爹知道以后来找明月姐,大概就…这样??【才不说前面太长不想写呢,哼唧】

—————————

美人阁内,瑞兽吐香,轻纱帷幔,一副奢靡之景,伊人慵懒倚窗,朦胧如画。忽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这安然的气氛,姚明月回头,果是那英武的战神满怀怒气而来。

姚明月转身靠进藏镜人怀中,藕臂勾上他脖颈,娇媚身姿不减年少半分,指尖划过他颊侧 ,仿佛依旧是那年情窦初开的少女只是又多了一分魅人风韵,丹唇轻启声若婉转莺啼:“奴家的好夫君,今日怎有空来这美人阁看吾?”

下一秒不出所料的被藏镜人推开,所幸姚明月早已料到也未落得窘迫,寇指抚唇,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盯着他那双几乎能冒出火的怒眸,不禁轻笑出声似是嘲弄。

见她那副模样,藏镜人怒火更盛,厉声呵斥:“贱人,你竟还能笑的出,你做的好事你心里不明白吗!”

是苛责,是谩骂,她抬手抚顺额边碎发,倚回窗边,满不在乎藏镜人的反应,单手支着下颌看也不看对面之人: “那你说,奴家做了什么?”

“你!”藏镜人一时语塞,开口却什么都讲不出,他要怎么说?自己的女人不知羞耻的和别的男人同床共枕?还是他自己无力保护自己的女人让她被人玷污?究竟谁对谁错?强压怒火拂袖而去,临走还愤然撂下一句不知检点的贱人。

“贱人吗…哈…奴家早已不是原本那个干干净净的姚明月了,奴家如今可是,女暴君啊…罗碧…”

低喃散于拂来的清风,帷幔飘飘依旧是那个奢靡的美人阁,只是,愈加冷清了…

@一夜飞渡镜湖月 就!一个小片段!投喂下太太!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