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夔周:

小声逼逼一句,画手不容易,文手也不容易啊……觉得画画很简单的虽然有,但绝没有认为写文容易的人多。
写作门槛本来就更低,谁都觉得自己能写东西……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水平不好衡量也就罢了,进步都是微乎其微若有若无,让人怀疑自己究竟进步没有……
卡文的时候能卡到你怀疑人生。读者觉得你对着键盘坐个把小时不就把字打出来了吗凭什么还不更新!休息一下放个松发个动态,还有追着问有空休息怎么没空更新的……惹不起惹不起。
画风一般情况下就算不喜欢这个类型的也能看出画得怎么样。文风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主观性更强。——反正傻白甜苏爽嫖特别容易被diss。更扯淡的是曲解你文字含义,写点儿敏感的就被追着喷。
其实文手写出来的故事,往往比他脑海中所拥有的少得多。有的世界他构建得很用心,不敢动笔,生怕毁了怕给砸了,所以先拿其它的练笔。然而一直等啊等,都不用等到最后,就感觉自己是永远写不出来自己的世界的。
反复斟酌反复修改的过程就是在不断耗费自己的精力与热情。少数人越写越灵越写越富有激情,少数人拥有经验能够掌握自己的创作投入,但还有大多数完全没经过足够的积累和心态调整的人,总会数次质疑甚至濒临崩溃。

反正为爱燃烧,那就燃烧吧。烧到我化成灰化成尘,被风卷起被风送到各地。或许我还能看到文字曾描绘过的风景与事,可以在某朵花上稍作歇息。
要耐得住寂寞,要爱上孤独。越写到最后,越写得吃力却轻盈。
写什么都是你自己,写什么都是在写自己。

————————
挺中二,但也是真情实感:(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吧……

评论

热度(419)

  1. 刘氏少年俊麟天下荀令君的子澈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握瑾怀瑜荀令君的子澈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