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千竞三十题「二」

4.穿错衣
幼时
小时候的千雪喜欢拽着苍狼去北竞王府躲苗王的训斥,次日清晨苗王来抓人的时候,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千雪被竞日叫醒时听见消息便看都不看抓起外衣就跑,而跑到一半清醒时十有八九会发现自己拿的是竞日的里衣。
成年
“靠北哦,这衣服怎么这么难穿!”正炸毛的千雪被人拽了拽衣角,回过头是裸着上身趴在床上冲他笑着的竞日,看着这一幕蓦然便红了脸,回过神某人竟趴在他肩上咬了他耳垂,“小千雪,你又穿错小王的衣服了。”

5.相拥入眠
幼时
有一段时间的千雪总会做噩梦,御医开了安神的药,大祭司驱邪数次,皆不起效,却是偶然间被竞日搂着的千雪不知不觉睡过去,竟是一夜好梦再没有被半夜惊醒,故而每每做了噩梦都要去找小叔却被笑是长不大的孩子。
成年
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竞日躺在千雪怀里睡去,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千雪不禁感慨这人分明比他大了好几岁却看着比他还年轻,在竞日额角落下一吻:“晚安,王叔,没有人能伤害你了,有我在…”

6.结发
幼时
不懂事的时候千雪是喜欢恶作剧的,比如趁他小叔午睡的时候偷偷给小叔编女孩子家的辫子,而他的理由就是:“小叔那么好看,偶尔编几根女孩家的小辫子也好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趁着竞日午睡时给竞日编小辫的千雪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也给编了进去,最后几股头发缠在一起纠缠不清只好剪下丢掉。
成年
并不被皇室看好的地下恋情,那两人却自得其乐,虽说是叔侄恋,竞日仗着自己好看生生比千雪还显得年轻了些许,退隐后的两人小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偶尔有些小插曲也只当添个乐子。他们也是拜过堂,成过亲的,黑棕色的发丝参杂着几缕红棕色的发,短短的一小束结发被竞日收在锦盒里压在枕下,那是他们拜堂那天千雪说要学学中原那边的习俗,结发为夫妻。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