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一个单夸与千雪再见的小片段

#千竞千无差#

退隐后的单夸刚挖完参斜靠着门扉,手边一个棋盘,手里拈着棋子摩挲,专注的神情与当年叱咤的竞王无二,太过注意棋中奥妙,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千雪。
恍惚再见“救命”恩人单夸,却已心知单夸便是皇叔竞日孤鸣,心中百味陈杂,在单夸的小院外静静注视着他下棋,这一站便是一天,直至夕阳西下,光线昏暗,单夸已看不清棋盘准备收拾残局,起身蓦然抬眸,四目相对时,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阁下……”单夸方才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说,拾掇了残局将棋盘收起,低声喃了句,“竟是无意间入了死局,无解啊…”
千雪越过篱笆入了院子,看着那人背影,莫名脱口而出一句“皇叔!”原来,再唤一声皇叔并没有想象中难。
“在下并非是王爷的皇叔,”单夸回过身,印入千雪眼中的面容早已不是当年那张总是带笑的如玉面庞,那人苍老了许多,还夹杂着几分沧桑与寂寥,“王爷的皇叔,叛贼竞日孤鸣,早已伏诛,不是吗。”这并非是问的语气,单夸说的时候是那般平缓,再仔细咀嚼那话中意味还有些自嘲讽刺以及深深的无奈。
“你…”千雪刚刚抬起的手又垂了下来,如今他与这个人之间距离越来越大,他早已抓不住那个人。不对…他和这人之间,永远都有一条鸿沟,跨越不了,他进不了他的心,也从未看清过他。
这人,仿佛永远都带着一副面具,拒人千里之外,明明看起来温文尔雅一副温柔模样却总是将自己藏起来。藏?!千雪忽然顿悟了些什么,他是没有心机温和王叔聪明,但是却比温皇与竞王多了颗善解人的心。
见千雪沉默,单夸抱着棋盘准备进屋,忽的,被一股力量牵制跨不动一步,回头,衣角被千雪扯住,那双湛蓝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仿佛可以看进他内心一般,没来由的,单夸的心跳蓦然漏了半拍,眼前只剩下这双眸子。
“皇叔,你究竟,还想要躲到什么时候…才肯摘下那副面具…”

评论(2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