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第二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昨天,有人在时间城周围发现一堆粘血的狗毛,旁边还有几根断掉的像树枝似的头冠,经专业人士鉴定,初步判断应当是北狗最光阴与暴雨心奴留下的,据此案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起因口音问题而引发的血案,接下来让我们来连线案发现场的记者。

记者:大家好,我是霹雳搞事新闻联播的记者xx,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呢是昨日发生血案的地方,有目击者称这次发生的血案只是因为口音问题而发生的,接下来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目击者。

下戏没事干帮绮罗生遛狗的一留衣:昨天我去时间城找绮罗生,被他拜托遛狗,没想到牵着狗刚出时间城就碰上了暴雨和老狗,两个人正在吵架,因为隔的远所以只隐约听见两句,一个在喊“九千胜大人是我姨”,另一个让他叫姨夫,吵着吵着他俩就打起来了,我又回时间城叫了绮罗生出来,没想到他俩打的更厉害了,后来绮罗生看不下去出手去拦,结果三个人越打越凶到现在还没打完……

忽的一道刀光闪过,摄影机报废,采访中断,暂停拍摄。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