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不记初心,只谈如今
现实一点没什么不好,做梦也要有条件去做

【接龙游戏】军兵

加长林肯

梅儒:

讲文明树新风:



第三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之一












Cp:军兵




Tag:囚禁,sm




接龙玩家:




 粮粮  @等粮不如产粮 阿德 @阿德  东丹策 果冻 @夏樱洛 




 




 




 




 




是夜,一道蒙面黑影窜入铁军卫,熟练躲过数道巡逻,一路直奔向军长的窖。




环顾无人注意,黑影掏出钥匙,开锁闪了进去。




铁骕求衣本应留宿王宫与王商谈战略事宜,因担心铁军卫事务连夜赶回,一路检查了各道巡逻的工作,却没有看到风逍遥的身影。




直到走到了酒窖前,铁骕求衣沉默地看着地上微开的酒窖门。




遣了士兵传令,风逍遥出任务,白日无迹暂接兵长事务。




推开门,月光从排气口照进来,良好的夜视能力让铁骕求衣很快适应了室内的黑暗,看到了墙角抱着酒坛,醉倒在七八个酒坛中间,靠坐在柜子上的铁军卫兵长拎起酒瓶仔细分辨了一下,都是榕桂菲新酿的帮助睡眠的药酒。




风逍遥本以为军长不会回来,可以在酒窖一醉到天亮。




却被兜头一桶冰凉的液体泼醒,熟悉浓烈的味道罩在全身。唔,用风月无边醒酒真是浪费!




微风一吹全身的寒意让风逍遥惊悚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全裸!连个内裤都没留下!




眼睛睁开了却仍然是一片黑暗,脸上的束缚感应该是被罩了布,手脚均被悬挂,从重力方向看,自己应该是微微前倾被挂在悬空的位置。动动手脚,均有被铁链束缚的感觉,筋脉锁住,内力滞涩,无法强行震断铁链脱身。




这时风逍遥才注意到另一个人的呼吸声,也可能是那个人故意让他注意到。




“是谁!”风逍遥开口,宿醉的嗓子被冷酒一泼,冷风一吹,虽然语带寒意仍微微发抖。




对方没有说话,感到酒醒一阵口干的风逍遥,忍不住舔了一口唇边滑落的酒液,却被人用手指夹住了舌头,反射性张口去咬却又被人用夹舌头的双指撑开了牙齿,用力咬下却不动分毫。




铁军卫何时惹上这等人物?又为何要抓自己?军长今晚留在皇宫,真是糟了,军长啊!




一个圆圆的木质物体被塞进了嘴里。








【真理之门】




http://telegra.ph/%E9%87%91%E5%85%89%E5%B8%83%E8%A2%8B%E6%88%8F%E5%86%9B%E5%85%B5-06-27


评论

热度(63)

  1. 海东青讲文明树新风 转载了此文字